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三友化工董秘怒怼国泰君安分析师:到底啥情况 公司回应来了

来源:e公司官微

原标题:周末大瓜!大牛股董秘怒怼国泰君安分析师:“都在二级市场混饭吃,你触碰了我底线!”到底啥情况?公司回应来了

“顺周期”逻辑之下,化工产品价格上涨以及由此带来的相关A股公司盈利复苏受到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关注。不过今日传出的国内粘胶短纤、纯碱双龙头企业——三友化工的董事会秘书刘印江,对国泰君安研究所化工组隔空开怼的消息,使化工产业也增添出“太平周期不太平”的意味。

董秘隔空开怼机构的原因,在于三友化工对国泰君安研究所化工组的两大观点的极不认可,这两点既牵涉到“成本”和“产能”这两大对于化工企业盈利水平而言至关重要的着力点,又牵涉到三友化工粘胶短纤和纯碱这两个对于公司而言非常重要的业务板块。

3月6日,刘印江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独家采访时,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回应。他表示,公司生产经营正常,无应该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三友化工股价走势图

1、朋友圈“隔空喊话”

从表述来看,三友化工董秘对国泰君安研究所化工组的“隔空开怼”,已经显现出火药味。

按照刘印江在朋友圈的表述,国泰君安研究所化工组的一位鞠姓研究员说,三友化工比西部某粘胶企业成本高1500元。这引起了刘印江的不满。刘印江隔空反问:“您调研过吗?核实过吗?按您这逻辑,三友化工早已经破产了。”

如果说刘印江对这位“鞠姓研究员”没有实名还保留了一些面子,那么对于在化工研究领域早已占据一席之地的段海峰的隔空开怼,则更为直接。刘印江将矛头指向段海峰的时候,直接指出了姓名,并且质问:“您在500人的群里,散布三友化工纯碱限产30%的谣言,您调研过吗?核实过吗?”

在今年2月底,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曾特别策划了“纵论风格切换”系列直播栏目。段海峰当时的公开身份是国君研究基化首席。

按照当时的宣传计划,段海峰等团队进行了“投资化工正当时”的分析。当时核心关注的话题之一是,化工行业估值提升有没有产业逻辑?“从产业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化工行业强者更强的局面不可逆转,且比市场更乐观。2016年以来行业经历政策端和市场端两轮产能出清后有望驱动龙头更高的业绩弹性和成长确定性。龙头企业将在巩固国内市场的同时剑指全球。”同时,还关注了“周期结束了吗?短中期景气是否向上?”这一问题,当时认为,周期尚未结束,持续性很强。“站在当前时间点,我们仍可以选择出5-10个景气向上半年以上的化工品:油价端资产,煤化工,MDI,钛白粉,氨纶,粘胶短纤等。”

2、真相到底如何?

三友化工董事会秘书对国泰君安研究所化工组隔空开怼,真相到底如何呢?记者对化工业内人士进行了采访和确认。

原来,昨日夜间,段海峰在“国君化工研究”的500人微信群中发布了一则消息,消息原文显示为是一则突发新闻。“突发:唐山环保限电,导致纯碱重要厂家唐山三友限产30%。加上近期南方碱业等装置检修,近期纯碱或将进一步走强。”

无论是按照刘印江朋友圈“您在500人的群里,散布三友化工纯碱限产30%的谣言,您调研过吗?核实过吗?”的发言来看,还是按照刘印江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独家采访时所表示的“公司生产经营正常,无应该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来看,三友化工方面对前述发言并不认可。

那么,产业真相到底如何呢?

对于环保限电消息,记者尚未从相关部门处得到明确确认。不过有唐山国企向记者表示,近年来,唐山确实出现过数次环保限产限电等动作,往往会涉及钢厂、建材、电力等企业。

而对于段海峰所表示的“南方碱厂计划检修”这一消息,记者从业内采访中获得了确认。有产业人士对记者明确,本月湖北等地的碱业企业确实出现检修意愿;按照惯例,南方碱厂纯碱装置检修预计为10 天左右。

此外,记者还从业内得到了三友化工粘胶短纤成本对比的截图。所对比的标的为另一家A股公司中泰化学,是新疆一家国资公司。

是否真相果真如此呢?2019年年报显示,中泰化学粘胶纤维毛利率为4.98%,粘胶纱线为10.20%;2020年上半年,这两个指标分别下降到-11.75%和4.91%。

相较来看,三友化工粘胶短纤维产品营收规模和占比更高。从毛利率来看,2019年粘胶短纤产品为3.99%。

3、上市公司与机构间的微妙关系

在刘印江朋友圈中,他对国泰君安研究所化工组直言:“都是在二级市场混饭吃,搞研究要公允、客观,保持基本职业操守。我不想动您的饭碗,但可能您已经触碰了我的底线。”这一言论不可谓不狠。

实际上,近两年来,上市公司怒怼金融机构的案例时常在投资圈内泛起。其中典型代表之一是2020年9月创业板上市公司乐歌股份(主营人体工学产品)董事长项乐宏在微博怒怼平安资管(平安旗下资产投资管理公司)基金经理,直言“乐歌不欢迎平安资管的基金经理来公司投资”。

当乐歌接收到平安资管方希望尽快举办线上交流会的需求,经过准备,当日下午2:45分交流会召开,乐歌董事长及董秘进行了约一小时的介绍后,平安资管方就公司业绩增长情况提出了两个问题。项乐宏认为对方未对乐歌进行深入调研,且问题逻辑混乱,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让年近五十的项乐宏如此激动的原因在于,他认为平安资管方年轻的基金经理们过于傲慢,如在交流会上乐歌方全程开启摄像头的情况下,平安资产方始终未打开摄像头。这一事件在几日内迅速发酵,火药味越来越浓,大量投资界、企业界人士都加入讨论,有人力挺乐歌,指责买方机构盛气凌人,也有人猜测这或许是项乐宏自导自演的戏码,为减持而炒作。

从结果上来看,乐歌与平安资产的这场口水仗当时曾造成乐歌的股价波动。次个交易日,乐歌股价高开低走,早盘最高涨逾7%,开盘后直线下挫,一度跌超6%。截至收盘,乐歌股份下跌0.98%。

有资本市场人士指出,无论是乐歌股份与平安资产,还是三友化工与国泰君安,上市公司与机构长久以来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关系之中。“无论是机构还是企业,更希望看到的都是双赢的局面,最终都应该服务于资本市场更为公平公正公开的信息披露和市场生态的良性发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申博体育开户_申博体育注册_申博体育 » 三友化工董秘怒怼国泰君安分析师:到底啥情况 公司回应来了